法国巴黎银行中国CEO赖长庚:外资银行对中国新经济投下信心票,人民币国际化终将成功

原创 PC4f5X  2021-05-27 21:03 

原标题:全球财经连线|独家专访法国巴黎银行中国CEO赖长庚:外资银行对中国新经济投下信心票,人民币国际化终将成功

记者:施诗





全球财经连线|独家专访法国巴黎银行中国CEO赖长庚:外资银行对中国新经济投下信心票,人民币国际化终将成功

5月11日,陆家嘴管理局与法国巴黎银行、盈透证券分别签署战略合作备忘录,支持法国巴黎银行、盈透证券在陆家嘴设立外资券商。这是去年,中国证监会取消证券公司、期货公司外商持股比例限制后,陆家嘴引入的又一批外资券商企业。随着中国资本市场进一步对外开放,外资银行纷纷加码在中国的布局。

法国巴黎银行(中国)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官兼行长赖长庚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时表示,外资银行进军中国证券业意味着对中国作为全世界新经济的原发地投了非常重要的信心票。

自新冠疫情暴发以来,以美联储为首的全球主要央行实施“大放水”,引发了投资者对美元的担忧。赖长庚对记者表示,美元危机短期内不会出现,但终有一天会发生。

但是,这对于人民国际化而言或是好消息。他对记者解释称,基于分散风险的情况,各国自然而然会降低美金的使用。“长期来看,人民币国际化将会成功。”

中国新经济产业对外资行充满吸引力

《21世纪》:你是中国金融市场改革的一个见证者,如何看待日新月异的中国金融市场?

赖长庚:我觉得目前重要的一点是中国整个金融市场在支援实体经济。这几年金融市场的变化与实体经济的变化息息相关。2018年之后,我们可以看到整个中国的产业正在经历一次非常大的变化,这样的变化是很多国家看不到的。目前,中国经济事实上已经走向新经济的方向,如新能源车、半导体、医疗、生物科技等。这些与我们传统外资银行在中国所做的业务已经有很大的实质上的变化。因此,外资银行必须扶持和支援这些产业。

在此背景之下,外资银行对他们的放款对象做了很多调整,因为这些新兴产业的国际化扩展和输出与以往是不一样的。因此外资银行在服务他们的时候,在资本、外汇等市场都有更多的琢磨跟转变。

《21世纪》:那么目前外资银行在中国的转型已经进行到哪个阶段?

赖长庚:我个人认为在很大程度上转型才刚刚开始,大概就过去两三年的事情。对外资银行而言,仍有一段很长的路可以走。这也是一个好事,毕竟中国的新经济也正处于起步阶段。我觉得这会对外资银行形成一个强大的吸引力,而且这个吸引力不会只限于未来的5年至10年。整个中国市场对外资银行发出来的诱因只会变得越来越大。

《21世纪》:能不能详细说一下这种吸引力主要是集中在哪里?

赖长庚:我们可以以新能源汽车为例子。过去,中国对外出口的汽车不是很多,如果有出口,可能也是出口至一些相对落后的国家和地区。而现在的新能源汽车不一样,出口范围更广。可以看出,接下来5年到10年,这些新经济企业开始替中国所有的厂商生产一些完全不同的产品和出口方向,将进一步提高中国产品在国际的竞争力。此外,跨境电商也是,不仅在东南亚有很多布局,也将在欧洲布局。

这与过去传统产业的出口存在很大的不同。这将牵涉到跨境方面的业务拓展,因此对我们外资银行更具吸引力。

投资者需充分了解国内外市场

《21世纪》:近两年外资银行计划进入中国证券业的数量也非常多,怎么看待这个趋势?

赖长庚:进军中国证券业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是成立科创板。类似于美国的纳斯达克,科创板的诞生是为了扶持新经济,希望在中国市场能够扶持更多的新经济企业。外资银行进军中国证券市场,说明大家对科创板和中国新经济独角兽在中国的持续发展充满了信心。事实上,这是对中国作为全世界新经济的源发地投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信心票。

《21世纪》:外资券商的增多,对中国资本市场来说有哪些积极的影响?

赖长庚:我觉得一个非常重要的影响就是股票市场产品的增加。在承销或者保荐方面,外资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追得上国内的券商。但是,外资还是在努力投资这一方面,因为独角兽和新的经济产业前途是不可限量的。

《21世纪》:面对日益多样的资本市场,你对投资者有哪些建议?

赖长庚:对中国市场一定要做更深入的了解。对于外国人而言,这几年来已经进步不少。有时候需要从中国人的思考角度来考虑问题,因为从金融市场的运作层面来讲,投资者长、中、短期的观点或者思考的角度是不同的。

因此,外国投资者进入中国的时候,一定要适应中国市场观察的角度,了解中国的规划与设想。因为如果不从这方面来了解,可能就会犯很多基础性的错误。

《21世纪》:你刚说了很多给外国投资者的建议,那么对于中国的投资者又有哪些建议?

赖长庚:当中国的市场越来越发达,它一定会吸收更多国外市场的经验,比如在法规或者规则制定上会吸取很多国外的经验。因此,中国的投资者也要了解这些法规的出处跟它的历史根源,以及可能对中国市场造成的冲击。去了解国外,再来研究中国市场,两相比较之下,才能得到最大的利益。

中国货币政策仍有空间以应对通胀风险

《21世纪》:近期全球大宗商品的价格不断上涨,通胀预期也在不断攀升。如何看待当前的全球通胀风险?

赖长庚:这个问题需要分为两个方面来看。就中国而言,目前通胀看起来有些上涨,主要是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导致,但是目前不能当作一个完整的判断。从国外来看,我觉得国外的通胀可能会发生,因为美国和英国等国的疫苗注射率较高,可能通胀会出现反扑的现象。

此外,美国作为全球第一大经济体,这次为了刺激经济复苏,给美国人发放消费券以拉动消费,因此通胀反扑的现象可能会比较强一些。我们下半年可能比较担心美国跟英国这几个国家的通胀情况。

《21世纪》:一旦全球发生了通胀,尤其是美英两国发生的话,中国应该如何去防范输入性通胀风险?

赖长庚:我觉得中国受到的影响会比较低一点,因为中国很早就采取了比较中性、甚至趋紧的货币政策。这意味着中国的货币政策还有可操作空间,可以去吸收一些刚开始的通胀压力,不需要迅速地做出反应。甚至如果说通胀不发生、经济发生反转,中国的货币政策也有向下调的空间。

总体而言,与其他国家相比,中国的货币政策大概是最适中的。

《21世纪》:有观点表示,比起通胀风险,需要更担心通货紧缩。对此,你怎么看待?

赖长庚:从去年迄今,其实中国的消费并没有大幅提升。我们复苏的速度跟强度没有特别快,所以无论是通胀还是通缩都有待观察。这只是反映出整个市场举棋不定的观点。

《21世纪》:美联储近期说可能会缩表或者加息,这是不是意味着美国经济会出现过热的情况?

赖长庚:我不是经济学家。我认为美国经济有过热的情况可能比较大一点。美国的情况跟其他国家都不一样,它可以不停地印钞,可以做自己的调整,所以美国没有什么忧虑。当然唯一的忧虑可能是通胀。目前而言,美国消费过热导致经济过热的情况是可能的。

《21世纪》:刚刚你也提到美国可以不停地印钞,这会不会导致美元贬值或者出现美元危机?

赖长庚:我个人认为美元危机终究会发生,可是时候未到。过去几个月,拜登政府在疫苗方面是非常成功的。所以美国经济可能会有一个短暂的在疫情之后的回升。这种情况之下,假如美联储提出加息,而且美国经济开始好转、甚至朝着过热的方向发展,美元有可能出现贬值的情况。不过,至少在短期内看起来不会发生。

《21世纪》:为什么会说美元危机总归会发生?

赖长庚:基本而言,在经历了这几年来的危机之后,大多数国家都了解美元就是美国政府最大的资产。因此,大家都在想办法分散风险,比如中国力推人民币国际化。中国现在是全球很多国家的贸易伙伴,计划推出数字货币、跨境支付等,这都是在分散美金的风险。所以长久来看的话,基于分散风险的原则,自然而然会降低美金的使用,那就会降低美国利用美金作为它最佳资产的一个方式。

人民币国际化前景光明

《21世纪》:你刚刚提到了人民币国际化,怎么看待人民币国际化的前景?

赖长庚:我个人认为人民国际化的前景一定很好。第一,这一两年来人民币汇率变动其实是非常的平稳。前几年“8·15汇改”的时候,有大量的人民币资本流出,当时大家在讨论人民币什么时候能持稳时会经常引用中国在外汇存底的金额。然而,这一两年很少提及这个数字,这就说明人民币开始变成一个自由的货币,也就是说大家对于人民币的信任不是基于它是不是有强大的外汇存底。

目前的转变就是,人们对于人民币的信任是因为大家发觉国内的资产对国外有很大的吸引力,所以海外资金慢慢涌入。这表明中国已经开始利用人民币开始自我运转,其他国家慢慢地更多使用人民币支付,在这种情况下对美金的需求就相对降低。

理论上来讲,人民币的价位越来越不依赖于外汇存底作为安全防护的机制。从这一点看,人民币必然会慢慢走上自己独立的道路。我觉得这将促使人民币国际化更加成功。

《21世纪》:从目前来看的话,人民币国际化面临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赖长庚:我觉得其实我们现在做的事情几乎又回到10多年前。十几年前,当人民币第一次开放的时候,是利用在香港的贸易支付。现在中国已经变成欧洲、日本等国家和地区的第一大贸易伙伴,甚至于支付伙伴。我觉得人民币最大的挑战是人民币的海外存量是否充足。因为只有拥有足够的存底,人民币才能作为一个借贷或者融资的货币。以目前的情况来看,人民币的海外存量还不是那么充足,所以如果要作为一个从支付转换成融资的货币,可能还有一段努力的空间。

《21世纪》:根据你跟客户的接触,他们会怎么看待人民币国际化?

赖长庚:就我接触的客人而言,人民币国际化只要坚持就一定会成功的。这已经是一个正常的现象,循序渐进地推进。现在不会像前几年一样,在风口上谈论人民币会不会国际化。

可是,如果注意一下现在进来的资金,将来还会进来更多的资金,国际化的发展本来在发生。但是,人民币会不会真正的国际化,主要还是看内部,我们多向外释放资金。

疫苗将决定全球经济走势

《21世纪》:最近,有很多新兴国家已经开始加息,这是不是意味着全球大放水的时代即将终结?

赖长庚:我个人认为还是看美国。有些国家在调整货币政策,可是整个大方向还是要看美国人怎么调。大家会做一些防御性的调整,但是我觉得最大的调整还是要看美元。希望在5年10年之后,我们可以谈论要看人民币。我觉得大家要调整或不调整的时候,还是别忘了全世界现在疫苗能自给自足、又能让经济复苏的国家,大概还是只有美国、英国跟中国。其他的发展中国家的话,还是会遇到疫苗的挑战。

《21世纪》:那你怎么看待今年的中国经济?

赖长庚:我觉得今年的中国经济大概四平八稳。这就是说我们还是有很多的工具可以使用。我觉得今年中国GDP大概是9%的增长。

《21世纪》:全球经济呢?

赖长庚:我觉得美国会好一点,其他国家还会受疫情的深远影响。这几个月以来,疫情还有些反复,而能解决疫情的唯一方式还是疫苗。这就又回到之前所说的问题,全世界哪些国家拥有足够的疫苗。

本文地址:http://www.szlgkt.cn/182.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PC4f5X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